名家名作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化名家 >> 名家名作 >> 浏览文章

散文│叶辛:静静的大成山
作者:叶辛 来源:新民晚报 浏览次数:2265次 更新时间:2021-10-09

  大成山从早到晚始终都是静悄悄、静悄悄的。

  大成山的一年四季始终都是静悄悄、静悄悄的。

  静静的大成山唯有两个时辰是喧哗的、热闹的。

  那都是由鸣声不绝、欢乐的鸟语喧嘈出来的乐章。

  贵州的大山里多雨,一年中的好几个时节,都会有连绵不绝的阴雨天。天天都下雨,连续不断地落着小雨。天阴沉着脸,地上湿漉漉的,远山的峰巅上总是浮动着云雾,遮去了山峰的本来面貌。看着看着好像雨不下了,屋檐水不再滴落了,人想走出去散散步,可走出门去,却仍能感觉到,稀疏的、又细又小的毛毛雨随风拂上脸来。这个时候就要清醒了,一定不能走远,稍走远些,这看去不显眼的雨,很快就会打湿你的衣衫。年轻时代久居村寨,我就经历过连续37天的阴雨天。老乡这时候就会发牢骚叹息,说这恼人的雨什么时候才会停啊?

  不但人会抱怨,连山岭里的鸟雀,在连阴天,都不会鸣叫。即便叫起来,也是懒神无气、有一声没一声的,叽叽、啾啾随即就停了。是啊,羽毛都淋湿了,哪个还愿意放声鸣唱呢?

  久雨乍晴的清晨,当东边山岭现出鱼肚白,当朝霞涂满半个天空,当旭日升起,大成山里所有的鸟雀,都会放开歌喉,尽情地欢唱。每当这时候,我喜欢绕着大成山麓的路,慢悠悠地走着,仰起脸睁大了双眼,寻找着密簇簇的枝叶间鸟们歌唱时的形态。只见小鸟们往往是被我最先捕捉到的,原来它们不仅仅是在引颈啼鸣啊,它们欢乐地拍着翅膀,在粗细树枝之间飞来飞去地招呼着同伴,它们细细的鸣唱声完全是在招呼伙伴一齐跳起来,于是乎,你飞过来、我飞过去,交织成一片又唱又跳又飞又舞的画面。不对,它们不仅仅是在招呼伙伴,它们招呼的,明明是自己的意中人啊!瞧,那一对儿羽毛锦丽的点水雀儿,双双飞到挑得高高的一根细枝上,随着细树枝条的颠摇,而唱得多么欢乐啊!

  它们在歌唱什么呀?我一句听不懂。

  世代栖息在大成山脚下的布依族老乡告诉我,它们和从城里来到十里河滩边躲在树荫下谈恋爱的男女一样,同样是在歌唱爱情。那些树荫下、池塘边、亭子里坐着的恋人,悄声细语地讲些什么,我们一句都听不到,可你看那些小鸟,它们相好以后,就拼命地拉开了嗓门,唱给我们听,让我们一见它们成双成对地蹬在高枝上,一听到它们欢悦的啼叫,就晓得它们是多么般配的一对儿。

  哦,经布依族老乡这么一点拨,我不论是绕着大成山散步,还是在池塘边观鱼赏莲,或是读书久了仰起脸眺望大成山树梢上的云烟,总觉得这座相伴了我整整七个夏日盛暑的山岭,同样是有灵气的了。

  大成山另一个喧嘈的时辰,就是夏日里连续晴天的早晨。自古流传下来的“天无三日晴”的贵州大山里,现在这句俗话不灵验了,光是近几年里的盛夏,连续10天以上的大晴天,就不止两次。居住在城市里的贵州人,都在相互转告,不装空调,熬不过夏天了。对于大成山里的鸟雀们,大晴天的早晨,却是它们最为欢乐喧腾鸣叫不息的时分。

  几乎每天早上,我都是在百鸟叽喳啁啾、啼鸣欢唱声中醒过来的。睁开眼的那一瞬间,看到窗口透进来第一抹阳光的同时,我就听见了鸟们的啼叫声,它们是在唤醒我也该起床呢,还是在练着自己的歌喉?只要打开窗户,嗨,那百鸟朝凤般的欢唱,就如同潮水般向我涌来。每当这时候,我就会放眼大成山郁郁葱葱绿得浓翠诱人的山林,觉得它们生机蓬勃地耸立在那里,仿佛也是在聆听百鸟组成的合唱队欢奏出的唯有大自然才献出来的天籁之音。

  鸟们的歌唱和喧嘈是有节制的,无论是久雨乍晴,还是阳光普照的盛夏早晨,只要太阳升高了,把万道霞光挥洒到连绵无尽、峰峦起伏的山山岭岭上,百鸟的鸣唱就会渐渐平息下来,让山山岭岭、让相伴着我的大成山重新归于万簌俱寂的安静之中。

  于是我就在这一份清静之中,读书、写作、思考,享受着安宁的同时,遥看远山时染烟,近观河滩荷伴莲。

  我爱鸟语扑窗的早晨,我更爱静静的大成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