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名作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化名家 >> 名家名作 >> 浏览文章

散文│汪兆骞:胡同里玩冰出溜儿
作者:汪兆骞 来源:北京晚报 浏览次数:2677次 更新时间:2022-02-18

  岁月斑驳成尘,但有些记忆,依然弥久犹新,比如少年时在胡同玩冰出溜儿的往事。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中期,冬季特别冷。到腊月初七那天,正是“腊七腊八,冻死寒鸦”的节气,大雪弥天,寒风刺骨。那天夜间,家家户户都捅旺炉火,架锅开始熬腊八粥,要一直熬到腊月初八清晨。长辈说,为的是祭祀天地诸神,后来成了邻居街坊互送腊八粥、增进和睦友谊的习俗,传了下来。

  胡同里的孩子大都粗茶淡饭度日,早就盼望着腊月初八一早喝上一碗用杂粮、栗子、松子、小枣、葡萄干熬成,再撒上青丝、糖桂花的黏糯香甜的腊八粥。从米下锅,就不安生,直盼清晨喝粥,但冬夜漫长难熬,坚持不了多久,瞌睡虫就来了。巧了,“话匣子”里重复播发了陈镜开上月二十九日(编者注:1956年11月29日)在上海举起了一百三十五点五公斤,打破他自己创造的世界举重纪录的新闻,让我一下子兴奋起来,便抓起栽绒棉帽,去几个大杂院,唤出玩伴。我们准备在胡同里跑圈,但纷纷而下的大雪已覆盖了路面,有人提议因天制宜,玩“打冰出溜儿”吧,众人一致同意。

  我们住的遂安伯胡同,在灯市口东,与西石槽胡同相接处,有一块挺宽敞的空地,正好临着梅葆玖家两层小楼的西墙,我们找到他。那时他二十出头,一听,一双白皙修长的手一拍道:“妙哉!”

  梅葆玖常与我踢球、骑车游玩、赶鸽子、斗蟋蟀,挺融洽。加上前几天,他与父亲梅兰芳及俞振飞同台演了《白蛇传》的《断桥》一折,受到梨园界好评,心情正好。我们扫雪铲土围堰,弄了个宽四米多、长三十多米的冰床,梅葆玖从他家一楼扯出一根皮水管,开始放水。没多大工夫,冰床里的水就凝成平展展的冰道。大家兴高采烈地欢呼雀跃时,我家邻居牛大和牛爷爷,手里各提着两盏灯笼。那灯笼是用竹木扎成骨架、糊上纸做的,是为闹元宵准备的。牛爷爷用水往纸上一浇,顷刻凝水成冰,里面点上蜡烛,然后置于冰道四角,在飘飞大雪里,明亮耀眼。

  一开始,小伙伴们在冰上各自打着出溜,后又排队比赛看谁溜得远和姿势好看。一个个在地上加速跑,然后冲入冰道,或双脚到底,或中途变成单脚,自称“金鸡独立”;或由立到半蹲双手合十,说是“童子拜观音”;或途中突然转身倒溜,叫“回身望月”。在体校的刚子,有一身功夫,溜时前后大劈叉,然后站立,博得阵阵掌声和喝彩。

  当然,有几个小伙伴,不得要领,失去平衡,摔个“老太太钻被窝”,或来了个屁股蹲儿,或不小心一个趔趄弄个大马趴,却都没有眼泪,只有笑声。

  最后是以溜得远近论英雄,牛爷爷说,前四名可各得冰灯一盏。刚子用力过猛,溜到尽头,冲出冰场,一个筋斗摔在地上,获得第一。大家说,还是把灯摆在冰场上好看,腊八接着玩儿。

  顶着大雪唱着歌儿,回家的路上,胡同里已弥漫着腊八粥的香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