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名作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化名家 >> 名家名作 >> 浏览文章

小说│蒋子龙:桃花水(节选)
作者:蒋子龙 来源:小说月报 浏览次数:2610次 更新时间:2020-11-20

  午后,在黄土高原特有的蓝天骄阳下,面包车沿着五百里无定河岸缓缓爬行。深陷于巨壑、断涧之中的无定河,在广漠的峁塬上兜兜转转,时而河面被冰雪覆盖,时而满河冰凌……不知从哪儿开始,无定河悄然跃升到地面,没有陡峭危深的河岸,也没有细润漫平的河滩,一片大水就在道边,浮浮漾漾,缓缓而下。深冬季节竟没有一丝冰凌,也算是奇观。

  有人一声惊呼,面包车上的人都掉头向窗外,讶异、赞叹、大呼小叫,要求停车,亲近一下无定河。这时车内响起一声尽量压低音量的断喝:“安静!先别下车!”发声者竟然是平时极少说话,经常用相机挡住眼睛和嘴巴的祝教授。大家顺着他的镜头望去,在面包车的右前方,确有一幅奇异的画面:

  在大道与高塬之间有块不大的三角地,三角地中央兀突突立着一盘石碾子,上无遮盖,下无水泥碾道,两个半大小子和一个比他们略小一些的姑娘,在说说笑笑地推着碾子碾米,一位老太太就着旁边的土坡将碾好的面子过罗。土坡实际上是三角地最长的那条边,是一条从河边大道通向塬上的土道。在老太太的上方坐着一位少妇,头发绾在脑后,深绛色的斜襟短袄,右手托着一管细杆烟袋,烟袋嘴儿没有含在嘴里,而是顶着腮边,定定地望着无定河,像是在看,又像什么都没看见,是出神,却带着几分落寞。她一动不动像尊雕像,背后的夕阳反射出满天红光,越衬得她沉静秀异、神韵天然。

  车内不免有人轻声议论起来:

  “啊,好美哟!”

  “你是说人,还是风景?”

  “景美人更美,这黄土窝里难得见到这么漂亮的小媳妇!”

  “外行,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就离这儿不远,历来出美女。”

  “她手里那杆烟袋太美了,抽烟的女人都是有个性、敢爱敢恨的角色……”

  “祝教授自己不吸烟倒喜欢抽烟的女人?”

  “这你就不懂了,抽烟的女人媚而不俗。有高人说,男人抽烟是馋,女人抽烟是醉。”

  ············

  祝教授一声不吭,摇下车窗,按了许多次快门之后才让大家下车。十来位艺术家下车后大多奔向左侧看河,尤其是画家和摄影家,对风景的兴趣最炽烈。而编辑、记者、作家们则在河边拍完照就转到右侧,他们对在没有村庄的大道边、凭空出现的碾米一家人充满好奇。

  少妇早已起身,用簸箕从地上的口袋里舀出黍米,倒在碾盘的中间,又把碾子边上已经碾好的黏面用簸箕收起来,倒进老人的细罗里。她深腰高臀,身姿轻盈,由于天不冷,薄薄的冬装裹不住健硕又不失柔美的曲线。一看便知这是那种能承担生活压力的俏女子。

  与陌生女子、特别是漂亮女子交流,是年轻艺术家的强项,一直默默地从各种角度为这碾米一家人拍照的祝教授,从别人和少妇的对话中,他大致知道了这一家人的情况:

  快过年了,碾点黏米做油糕。从坡道上走十来分钟,是这位少妇的家,其实是娘家,村名叫清水湾。罗面的老人是她的母亲,推碾子的两个少年中略高一点的是她哥的儿子,另一个是她的孩子,已经十四岁,那个女孩十二岁,是她的女儿,孩子们都放寒假了……现场晚婚晚育乃至未育的艺术家们一阵咋呼:“你这么年轻,孩子都这么大了!”

  其中有些人的艳羡还真是发自内心的。

  这群人是北京组织的文化下乡活动中的一个采风小分队,眼看天色将晚,领队便招呼大家赶快上车,于是纷纷道别。一直没有作声的老太太忽然大声说:“你们留下吧,明天早上吃油糕。”

  领队感谢了老人的美意,并解释说晚上市里还安排了活动。大家都陆续上车了,只剩下祝教授最后一个走到少妇跟前,问道:“从你们这儿到市里还有多远?”

  少妇似乎才注意到他,随随便便地穿着一件很好的驼色外套,面容清癯,却赫然一头乱发,眼神离离即即,看她的时候却很专注。好像搞艺术的这般神头鬼脸的很多,便缓缓答道:“你们坐车也就一个多小时。”

  “好,我晚上来给你送照片。”

  少妇似乎并没有被吓一跳,或许觉得艺术家精神有毛病的也不少。她眼眸幽深,内心稳定,只是看着他没有出声,不知该不该相信他的话。祝教授冲她点点头,没有被拒绝似乎已经觉得很欣慰了,转身快步登车。

教授一上来,面包车里就像炸了锅,大家相处快一周了,正好熟悉到可以相互开玩笑,特别是带点荤腥的玩笑:

  “教授,你是糊弄人家,还是晚上真的回到这无定河边上演《西厢记》?”

  “祝教授这是学雷锋,这家人太孤单了,老太太盛情挽留,也是为了她的女儿。她们碾的那个黏面子就是做油糕的,是过年才吃的好东西,可见老人是真心想留我们。”

  “祝教授要小心点,别让她丈夫撞见被暴打一顿······”

  祝教授终于忍不住接茬儿了:“诸位,请口下留德,别再拿这件事八卦了,我一个半大老头子无所谓,不要毁了人家清誉。我只是想给她塑像,因为泥在宾馆里,必须再回来一趟。”

  “塑个像,太棒了,可作永久纪念!”

  话题老是岔不开,祝教授计上心头,他说:“这样吧,我跟你们打个赌,我出个字谜,在到达宾馆之前,你们只要有一个人猜对了,我晚上就不去了,雇个司机来送照片,我答应人家的事不能食言。如果你们猜不对,今后在任何场合都不能再谈论今天的奇遇。敢不敢应这个赌?”

  领队赞叹:“祝教授果然才思不凡,这个赌打得好,想来不是一般的字谜,大家不敢应赌也算输。”

  一年轻气盛的高级记者不服,高声应战:“这个赌打了,我不信这么多才子才女还猜不出一个谜语。但是有一条,你不能瞎编,最后谜底揭开,得合情合理、有根有据。”

  “那是当然,这个字谜是当代一位很有才华的作家给我出的,他是为八大山人立传的,一本难得的好书。你们准备好了,我可以出题了吗?”

  “请出题。”

  “刘邦大笑,刘备大哭,打一字。”

  霎时,面包车里安静下来,都在脑筋急转弯,谁都想率先破谜。憋了好一阵子,却无人憋出门道,甚至越想越摸不着头绪,觉得此谜好难猜。有人开始跟邻座交流破解之道,渐渐全车人都加入了讨论,希望靠集体智慧猜破此谜,你一嘴他一嘴,反而越说越复杂,好像离谜底也越来越远······祝教授乐不得换来难得的心静,低头专心检查自己相机和手机里的照片。

  车进榆林市,很快就要到宾馆了,大家急于想知道谜底,只得宣布认输,请祝教授讲出答案。祝教授不慌不忙地收好自己的相机和手机,一板一眼地说道:“刘邦一生中最开心的一次大笑,是项羽死,他要真正当皇帝了。刘备最痛心疾首的一次号啕大哭,是关羽死。项羽简称或自称‘羽’,关羽简称或自称也是‘羽’,‘死’在字面上也叫‘卒’,象棋里小卒子的‘卒’。‘羽死’惹得二刘一笑一哭,‘羽死’就是‘羽卒’,上面一个‘羽’,下面一个‘卒’,是什么字?”

  “翠!”

  “对了,诸位请记住你们的承诺。”

  有人恍然大悟,有人抱怨这太难了,但又不能说是胡编的······这个话题一直到进了宾馆下了车还在议论,还在回味。

  祝教授下车后请当地的面包车司机帮忙包了一辆出租车,他先去照相馆洗照片,然后跟大家一起吃晚饭,饭后向领队请了假,回房间提上那一坨雕塑用泥,坐出租车去照相馆取了照片,然后直奔清水湾。车行没多远,他忽然叫一声,才想起来下午忘记询问少妇一家人的姓名了,怎么去找?好在司机认识清水湾,并告诉他村里没有几户人家,你只要认识本人,就很容易找到。

  于是他放下心来,拿出照片一张张地挑选,效果太差的放到一边,自己需要的留下,放进外套口袋,剩下的都送给少妇一家人,有老人的,有孩子的,他们会高兴的······

  蒋子龙,男,1941年生于河北沧州。1962年开始发表作品,《乔厂长上任记》《赤橙黄绿青蓝紫》等多次获全国优秀短篇和中篇小说奖。著有长篇小说《蛇神》《子午流注》《人气》《空洞》《农民帝国》及中短篇小说集和散文集多部。2010年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了14卷本的《蒋子龙文集》。曾任天津作家协会主席和中国作协副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