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理论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艺理论 >> 文学理论 >> 浏览文章

写出“象征一个时代”的诗
作者:杨立元 来源:文艺报 浏览次数:3260次 更新时间:2023-11-11

新时代诗歌应该成为时代先声,但现在诗歌的声音却显得有些低迷。在不同的历史时期,诗歌都率先发出嘹亮的强音,郭沫若、艾青是这方面的典型。进入新时期,一大批诗人诗作与时代潮流呼应,如张学梦的长诗《现代化和我们自己》,就发出了新时期文学呼唤现代化之先声,“为四个现代化的伟大进军谱写雄壮的进行曲”,成为那个时代诗歌的标志之一。新时期以来,中国诗歌界风起云涌、变化多端,各种流派和技法让人目不暇接。有些诗人把技巧、手法看得至高无上,沉醉于追求艺术手法的创新、艺术语言的新异,却忽视作品对现实生活的观照和回应,使诗歌成为作家的私人话语或主观臆想,因而导致诗歌精神的失落、诗风的低迷。新时代诗歌要坚持与时代同频共振,宣扬真善美,成为时代最强音、时代进行曲。

新时代诗歌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人民是诗歌的表现主体,李大钊在《俄罗斯文学与革命》中指出,文学作品所反映和体现的“社会的趣味”“人道的理想”“平民的同情”等要素,是文学作品的灵魂;诗人是否有很高的文学才能,主要在于有无这个灵魂,是否能使自己的作品充满“社会的音调”……这仍然适用于我们今天的时代。

新时代诗歌要表现时代精神。新时代的诗人要用诗来体现时代思考,追寻和确立时代精神,以时代话语诗化社会人生,对现实生活充满持久热情,使诗歌成为时代的乐章。如郭小川、贺敬之等人的政治抒情诗,就是以磅礴的气势、高涨的热情,唱出时代最强音,以大无畏的坚定信念和乐观精神奏出昂扬旋律,鼓舞广大人民振奋起来。诗歌的时代精神源于诗人的主体精神,因此诗人要“自觉坚持高贵的诗歌理想、诗歌精神,恪守诗歌的神圣品格”。诗歌这一文体的创作,最是强调“为文”与“为人”的统一。有第一等的胸襟,方有第一等的诗作。

新时代诗歌要有世界性视野。新时代的诗人要以宏阔的胸襟和深邃的视野来观照人类生存的世界,呼唤人类文明的美好;要站在人类思维的前沿,去歌唱人类的进步,所创作的诗不仅要有高度、有深度、有美感,更要有人类意识。诗人的本质与哲学家、政治家一样,为人类提供梦想,经营精神家园,既要表现人类的情感,也要传达人类的思想。在全球一体化的今天,“不论你在诗歌生态系统中处于何种位置,我们都共时地处在同一场域,并历时地向着世界的现代化、现代性漂移推进”。在全球化时代,诗人应该具有全球性视野,成为关怀全人类命运的世界诗人。在新时代人类精神家园的建设中,中国诗群必将灿然走上世界舞台。

新时代诗歌要有思想性和表达上的灵性。“诗人的哲学思想就是一代人的旗帜,诗人的诗歌就是精神的依托和动力,就是思想号角和标杆。”新时代的诗人应该具备这样的素质,应以深邃的语言来表达对社会人生的深刻洞察,并以最精粹凝练的形式来涵盖历史、浓缩思想,引领人们攀援到精神的高地,抵达人性的深处。诗人不仅是诗歌的写作者,也应该是思想的生产者,要具有“想象的活跃,心灵的勤奋”,还要有“精神的浩瀚”。他们呈现给社会的是思想的晶体,而不是皮相化的原料;提供的不仅仅是生活和情感,还应该是思想和智慧。诗歌给予人们的,不是一时的愉悦和美好,而是长久的启迪和召唤。新时代的诗人应当成为时代的先行者。当然,新时代的诗不是抽象化的,而应当是丰满的,洋溢着昂扬的诗情;是鲜活的,显现着旺盛的生命活力。因而新时代的诗人要具备思想的丰饶、心灵的丰裕、情感的丰满,这样创作出来的诗才可能是多向度的、丰盈的,犹如盛开的鲜花,让人美不胜收。

作为一个新时代诗人,他的思想和灵魂应该与新时代共振。这不仅仅表现为在诗中展布现代词汇和现代写法,更重要的是要有强烈的现代意识和时代精神。“他的灵魂深处体验和契合了时代强劲脉动与历史走向”,“也孕育了对未来无限热切的向往”。他要以强烈的现代意识、博大的人文情怀、诚挚的爱国精神、广阔的全球眼光,关注社会的发展、时代的变化和历史的走向,这样才能写出“象征一个时代”的诗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