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名作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化名家 >> 名家名作 >> 浏览文章

诗歌│傅天琳:钢轨诞生(组诗)
作者:傅天琳 来源:北京文学 浏览次数:2589次 更新时间:2020-11-20

果园港

 

果园港不是果园

果园诗人今天不写果园诗

 

果园港是长江上游最大港口

绿色、低碳,汽车集装箱船坞以及

龙门吊在脚下滑动

 

银屏旋转

制造出让你眩晕的视觉奇幻

 

数字以摇曳的枝条和花朵显示在屏上

你感觉还是那座果园还是那棵树

一直在绽放

 

此时,你的幻想以箱计,堆满码头

正随三条蓝色路线

如三支蓝军三面出击

 

你获得了从未有过的流动的快感

速度的快感

箭一样风一样的快感

 

你的思路将不再呆滞

你的想象力将随钢铁与玻璃的羽毛

节节上升。踏实、稳当

并具有部分的轻盈

 

从果园港出发

往东,你可以搭乘一条船

经长江黄金水道,至上海洋山港

 

往西北,你可以搭乘火车班列

经阿拉山口至欧洲

往南,你更是可以水陆两栖

经广西钦州港,至东南亚

 

世上所有事物

正以频繁流动的姿态出现

你多么幸运

现在你是其中一个流动的文字

 

那么多长江上的码头啊

你要一个一个地数,一个一个地爱

 

江津港、珞璜港、朝天门港、寸滩港、东港

果园港、长寿港、涪陵港、万州港

 

这照耀了你一生的果实

此时它们更加饱满明亮

结在一根叫长江的枝条上

果园港,就是其中最硕大的一颗

 

在城开隧道①入口处

 

遵照习俗

我没能与同行男士走进隧道

在城开隧道入口处

巨大的电子屏上

时间秒跳,与我心跳一致

各种传感器

向我展示隧道内的

瓦斯、甲烷、二氧化碳

均在安全数据之内

风机、掘进机正在雪宝山

联袂展开不断深入的宏大场景

剧烈粉尘中,看不见脸

更看不见眼睛和鼻子

只看见远远近近的安全帽

红色、白色,略有飘浮感

这些打隧道的人

这些向大山腹心取道路取速度

取生活的人

这些钻山豹穿山甲一样的人

下班了

他们走出洞口,取下安全帽

第一件事不是洗脸,不是抖灰尘

而是深呼吸深呼吸

久久地遥望蓝天

 

浩荡

 

午后的岚天乡小学,青山环抱

安静、澄澈、浩荡

 

太阳伏在薄薄的鸟翅上

翅翼浩荡

 

青草吐出气息呈缕状雾状弥漫

气息浩荡

 

钱棍②乐飘忽在空中,金戈铁马

嘚嘚嘚蹄声千年不散

一座天空浩荡

 

数百名小学生正做课间操

他们翩翩欲飞的心情浩荡

 

摘下一片叶子在阳光下透视

一眼看见岚天乡的未来

未来浩荡

 

雨中缙云

 

连续三天一直下雨

连续三天让心中藏着太多雨水的人

如逢知己

 

那是从唐朝一路下过来

为诗会准备了一千年的雨

 

有一场约会

一定和雨有关。既然巴山

既然夜雨,既然又来了一株一株

收集雨水的湿淋淋的人

 

准是神谕天降

一列轻轨,一辆中巴

载的全是诗歌,坐的全是李商隐

 

自信笺寄出雨水以来

晚唐流行弹拨乐

用古琴、琵琶、筝弹出的雨声

与这个下午一路相随

 

雨声拨开山的门楣

雨声让树叶与树叶相互撞击

雨声在两只白鹭的身体里荡漾

 

它们弯曲的颈脖像闪电

顶着一枚雷霆在雨中缠绵

 

一个诗人,听着听着

不由得眼泪呈滴状,爱情呈雾状

激情奔涌呈瀑布状

 

一滴一滴一滴滴

一滴滴雨抱在一起

就是渐渐大起来的黛湖

就是心中涨了的秋池

 

还有什么比诗歌更久远

一首七绝,浸在弥漫古今的水雾里

已美到令人忧伤令人窒息

美到忘了归期

 

但我还要提着满满一笼烟云赶路

一个盘旋,穿越点点滴滴,在缙云山

在老年,大雨转中雨

 

新翻的土地

 

这一片,一片接一片

刚刚翻过的土地

新鲜的,来不及栽种

甚至来不及长出一根野草

不算肥沃,小石头夹杂其间的土地

蓄势待发,春分将至

一股淡淡的土腥味向我扑来

这迷死人、醉死人又累死人的气息

这血气充沛的青春期的气息

让我踏实又让我感动的气息

不亚于花香

不亚于遍地辉煌

想起我曾经打着火把去开垦的苹果园

青枝绿叶硕果累累的苹果园

如今又荆棘丛生了

 

山中

 

海拔2700米,土坯屋

两朵烛光在庞大的夜色里并蒂开放

火塘上悬挂的铁鼎咕噜咕噜

熬出一座山的香气。一锅肉汤

漂着羊血羊心羊肺羊肉萝卜青菜葱

滚沸的形式在寒夜多么暖人

土坯屋的一天就是一生

从日出到日落,从犊子到耕牛

主人还在拨弄柴火

不到两个时辰,所谓诗人

就吃光了身后几亩薄田几片山林

一只羊羔咩咩咩的叫声

把这个夜晚叫得更加寂寥更加清远

余光里,若隐若现

是墙角脱粒后的玉米秸

还有大山仁慈的红薯、土豆

 

钢轨诞生

 

此时它全身光洁、透明

带着玫瑰色心跳

和1300度体温新鲜出炉

它被反复冷却、搓揉、挤压、锤打、拉长

渐渐有了高铁轨道的形状,路的形状

笔直或弯曲的形状

速度的形状,命运的形状

此时我才知道

钢之硬,硬中之最硬

钢之柔,柔中之最柔

我只想把其中一节卷起来

放进随身行囊,这样我就能每时每刻

提着自己的命运前行

 

暮色桃花潭

 

这片暮色很轻,像一阵风

在水上飘。一池睡莲不知深浅

只管做自己的如梦令

 

两只白鹭只管在翅上画云

颈脖弯曲,细雨中缠绵

旁若无人

 

李白用过一千年的桃花潭

还是那样绿那样深,对岸灯火璀璨

隐隐传来鼓乐声

 

一阵风吹散谪仙的诗页

时间在墓前停顿。无须做官

遍地都是大小汪伦

 

雨朦朦,月朦朦

月亮用它的毛边,诱我去书法

暮色渐浓,夜把所有鸟声一网收尽

 

看书法

 

自李白以来

喝一滴月光即醉。醉过之后

必须借诗仙的一轮满月作砚

 

磨徽墨

铺宣纸

蘸桃花潭水润笔

 

接下来看你悬肘

看你挥动长锋狼毫,看一路醉步的书法

看纸上,啸声四起

 

看你手指的无限延伸

看你笔下的焦浓厚湿

气象风云

 

看你如何握住细微的一发千钧之力

看你最后一笔,若有若无

如何雅致地淡出

 

直看得洛阳纸贵宣州纸更贵

看书法的人

更醉

  ①城开隧道是重庆境内最长的隧道,工程地质极其复杂。

  ②钱棍是重庆一带流传千年的舞蹈艺术。

  作者简介

  傅天琳,中国诗歌学会副会长,重庆新诗学会会长。出版诗集、散文集、儿童小说集20部。作品曾获全国中青年优秀诗歌奖,全国首届优秀诗集奖,《人民文学》《诗刊》《中国作家》《星星》优秀诗歌奖,第五届鲁迅文学奖,冰心儿童图书奖,全国女性诗歌杰出贡献奖。已由日本、韩国翻译出版诗集《生命与微笑》《五千年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