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原创作品 >> 新诗 >> 浏览文章

二人台(外九首)
作者:内蒙古 孔庆先 来源:中国百家文化家 浏览次数:3818次 更新时间:2019-06-04
一把菜刀 斩杀了不知多少
鸡鸭鱼 猪牛羊
还有小米 大米和白面

一根针 缝杀了不知多少
棉衣上的破洞 衬衣上的污秽
心坎中萌生的丝丝杂念

一把船桨 操在手中
自食过几多惊心动魄
独吞过几多死亡的威胁

在风浪中颠簸险峻
驰向那幸福的彼岸
夺取一屋子的温馨饱暖

故乡

那时候
碗里的饭 身上穿的衣服
连这里的空气阳光
都被屋后的河水
好几遍地清洗

站在屋后的高坡上
只要望一眼 整个村庄
就像补钉挨着补钉的衣裳
就脸盆盛满的清水

那时候
家家供俸着好多护佑的神灵
享尽人间煙火 可总是拦不住
穷鬼们乘天黑纷纷找上门来
总是赖着不走
财神们路过此地 只看了一眼
一个也没留住

村后的墓地
却是年年旱涝保收

镌刻的记忆

枪林弹雨中
携着满腔的义愤双肩扛着的重任
放倒十个张牙舞爪的顽敌
一不留神
倒下了自己的贵体
遗撼地说出了心里埋藏了
多年的真情

我还不想走
东方红了 太阳升起来
只想当个好木匠
回家侍养年老的 双亲

标 点

来到人间
妈妈除了给我足够的奶水
还有 兜里装满标点
这些有生命 五脏俱全 终生相伴

浩瀚的沙海中开始跋涉
烈日炙烤下 带尾巴的汗珠滚园

心坎最深处沤出的殷红
柳暗花明之后 迎来喜泪满面

攀登到巍峨的峰顶
瞭望四海的惊奇 狂草般点在蓝天

标点快用完了
蹒跚着 颤巍巍 歪歪扭扭
已经画出半个园

后羿的故事

拉开万斤神弓
射落炙烤大地的烈焰
一不留神 偷食了仙丹妙药
嫦娥飞入广寒深宫

后羿啊 后羿
千万别 千万别生气
射落维系黔着生命的
颗颗粒粒 丝丝缕缕

那怕是最矮最暗的
一颗星辰

一株玉米

站在那里 青翠欲滴

就是一位亭亭玉立

被拿下成熟的巨痛并未消失
在体内沉淀下来
凝结成透明的固体
用彩笔去细心地描绘

叶片逐渐发黄起来
却越来越显得有骨气
枝杆矗立着 苍穹被刺破
把低头的毛草睥睨

炎阳路过身边时
还的留下一片凉爽
冷风硬不过它的脾气

身边晃来晃去 只是
一粒粒的饱满 金黄喷香的子孙
书写着精准传承的群体

最后上演一幕
轰轰烈烈的悲壮
燃烧出一生的温暖 把寒冷击退

妈妈的故事

乳汁里纯粹是甜蜜
厨柜里全是强筋健骨
手中的那根针 勤俭朴素
菜刀下憎爱分得很清楚

一生中吃着妈妈的故事
皮肤是黄的 瞳孔是黑的
心儿绝对鲜红
血脉中奔腾不息着长江黄河
身躯伟岸成山脉崑崙

我也学会写故事
在儿孙心坎的最深入
一横一竖 一撇一捺
一点也不差地
要把几代人的美梦 凿成真

佛的远景

——写在西乌素图召庙


佛本来就是人造的
其实什迦牟尼原本就尼泊尔的王子

从山角下盘旋到庙门口的小路
像蘸着山涧清溪的叮咚
是我书写的一行草书

寺庙的佛门像条粗布口袋
一批又一批 把朝拜者装进去
又会一茬又一茬 倒出来
精心筛选出云云众生的虔诚

心灵上的空旷荒漠
远比肉体的饥饿还会来的严重

普渡众生的想法
确是人类千百年来
苦苦思索 不断追寻的一种美梦

自责


如果能有来生

蚂蚁窝里受一次培训
蜜蜂一样去战斗
丝毫不顾惜自己的生命

守夜犬般一世忠诚
猫在暗夜里让老鼠无处藏身

不做巷蝇般骯髒龌龊
不像蚊子吸食鲜血去谋生

如果真有来生
劳芳挨在身边的近邻

不是梦的梦

暖风刚刚从柳叶间
大摇大摆地走过来
夜晚做了个奇怪的梦

当年老爸用过的铁锹
学着爸爸的声音
碗里要想盛满 绿色

是时候了
跟我到田里下种

儿要自己生养才好

谷要亲自播种 才能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