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原创作品 >> 新诗 >> 浏览文章

雪花落,菩提开(外三首)
作者:山东省 吴亚迪 来源:中国百家文化网 浏览次数:4521次 更新时间:2018-04-20
雪花从天而下的心思
将岁月的冷暖叠加成诺
又掰碎在空宇
调出一盘最为清浅的水墨
将落寞山一程水一程的浸染菩提
于是,心事随雪而飞
 
雪儿洁白又纯净的情缘
哪料思绪与时光的交错
执着靠附于菩提树下
挂一身凉薄  随风飘动
 
不能飘飞的记忆
虽纵横内心城池
却刮不走——雪花飘落肩头的旖旎
沿深浅不一的脚印铺开往事
集结成句  再将无序归纳成词
只为一个——安好
看雪花曼妙的舞姿
听情深缘浅的插曲
雪花落,菩提开
莫道失落不伤怀
 
雪花落,菩提开
岁月重叠又分开
仿佛应了宿命的邀约:
人有悲欢离合
月有阴晴圆缺
倘若忘记——也成菩提花开的一季
那么装点轮回清净的画面
将是雪花最为倾心的诉说



落叶上的雨言

仲秋前夕的雨点
像落叶离开枝头
悄悄告别了天空
到达地面

第二天清晨
我在树下捡到了一片
上面的雨点迅速把温润
漫延——
从地面到心头到指尖……
熟透的叶子——
美好的秋天

握在手里
仿佛多年不见的挚友
唐突的打过电话来
描述着陈旧的画面

也许,正是这些稀里糊涂的语言
中的某一句
无意触动了穿越的瞬间
千里万里之外的树下面
也有好多人跟我一样
从一片落叶上的雨言中
醒来——
匆匆追赶太阳无法停止的光线

一片小小的落叶
在空中孤独的飘落
在风口顽强地舔伤
该是怎样的转身
才能划出如此完美的弧线
将脸上的泪珠变得如此
清凉又平淡

如果不是这样
那一定属于天空最寂静的雨言
借树叶飘落的瞬间
将大自然的魅力或多或少
或近或远,或喜或悲的向
有缘人投递

与之相逢在这清透的早晨
——落叶上的雨言
若是一首小诗

定然很美很美





 卡在一念“之间”

有个地方,抑或可以说成
是段距离
暂且把这个时空叫“之间”

黑白之间  胜负之间
美丑之间  善恶之间
你我之间  爱恨之间……

“之间”,可看做是因为精神
压力和张力而形成的断层期
也可以说是一个人——
自己与自己的对垒
“上帝啊,救我!”是之间
传出来最多的声音
好多时候,
处于“之间”的人们形容自己:
纠结不止  徘徊不定
上下不可  进退两难
或许,卡在“之间”的不易
正是人生苦短的常态

若要问死亡与投胎之间有多长?
那么春夏秋冬之间就有多短!
现实与梦想之间到底有何差别?
饥饿与吃饱之间就有什么感觉!

追随与遗弃之间隔着什么?
爱恨情仇之间彼此有多远?

被“之间”卡住的人
谁都甘愿充当幻想的泡沫
被“之间”卡住的人
谁也无力评说时间的对错

一切都于茫茫然
谁不幻想莫名长翅尽快突围
一切都在混沌期
谁也盼望有束高光迎面而来
尽快终止虚无中的流浪
而自己——
恰是最为幸运的被发现!

幻想和停止之间  多么艰难
死亡和投胎之间  多么险要
一边天堂  一边地狱
胜负存亡  一念之间



麦子熟了

黄灿灿的麦穗
托着阳光
如掌声中数不尽的
手指

针尖尖的麦芒
指着天空
像扎痛微微颤抖的
心脏

当朴实的喜悦涌进了辽阔的
田野
借静心采来的风
在时空交错的穿越中
悄然加重了我思乡的
笔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