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原创作品 >> 散文 >> 浏览文章

蝶周相梦
作者:陕西省 王 磊 来源:中国百家文化网 浏览次数:3872次 更新时间:2023-11-30
  庄周梦蝶是一个既美丽又动人的文学、哲理寓言,它曾难倒了历史上许多文学家甚至庄子本人。反之,蝶梦庄周是否也会带给我们同样的困惑与思考呢。本文另辟蹊径,将蝶周相梦与《齐物论》相结合,去阐释这个古老而又常新的话题。
  一、庄周梦蝶
  “昔者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自喻适志与! 不知周也。俄然觉, 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 蝴蝶之梦为周与? 周与蝴蝶, 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
  庄子梦见其行于梦中,接着变成了一只美丽的蝴蝶翩翩起舞。蝴蝶在庄子的梦中也做了一个梦,梦见它又变成了庄子。待庄子梦醒后发现自己原来仍是庄子,不仅自问:在梦里我到底是变为庄子还是蝴蝶呢?通说认为:在梦中,庄子非周非蝶也,庄子亦周亦蝶也。然庄子却言:“周与蝴蝶, 则必有分矣。”
  无论答案如何,都将陷入了一个无法破解的二律背反:若说在梦中是庄子,但庄子在梦中又变成了蝴蝶;若说庄子在梦中变成了蝴蝶,蝴蝶在梦中也变成了庄子。
  二、蝶梦庄周
  “昔者蝴蝶梦为庄周,奕奕然庄周也,自喻适志与! 不知蝶也。俄然觉, 则蘧蘧然蝴蝶也。不知蝶之梦为庄周与, 庄周之梦为蝶与? 蝴蝶与周, 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
  将庄周梦蝶反用后,蝶梦庄周似乎更有趣味性,但与庄周梦蝶一样,陷入了上述相同的困惑。蝴蝶在生物学上是否有梦境非本文讨论范围,如同庄子《逍遥游》里的巨鲲、大鹏也不存在一样,其哲理“无所待”却是其中奥义。
  蝶梦庄周与庄周梦蝶之蝶周相梦值得我们继续推敲。
  三、梦寐《齐物论》
  庄子之梦既然寐于《齐物论》内,对于蝶周相梦这一古老的话题,就应当紧密结合《齐物论》去追本溯源。
  庄子曰:“物无非彼,物无非是。自彼则不见,自知则知之。故曰,彼出于是,是亦因彼。彼是,方生之说也。虽然,方生方死,方死方生;方可方不可,放不可方可;因是因非,因非因是。是以圣人不由而照之于天,亦因是也。是亦彼也,彼亦是也。彼亦一是非,此亦一是非。果且有彼是乎哉?彼是莫得其偶,谓之道枢。枢始得其环中,以应无穷。是一亦无穷,非亦一无穷也。故曰莫若以明。”(即事物之间具有相对性,仅仅看到了这一面就会忽视另一面,事物应当是对立统一的矛盾体,因此,应该用事物最初的本然来加以观察和认识)。
  庄子在此特别的强调了莫若以明,蝶周相梦之所以会产生争论与迷惑就如同庄子所认为的儒墨之争一样:“道隐于小成,言隐于荣华。”(大道被小有所成而隐匿,言论被浮华的词藻所掩盖)。所以产生蝶周相梦的困惑是因为它被“小成”与“词藻”的假象所隐匿和掩盖。那又何为明呢?庄子曰:“为是不用而寓诸庸,此之谓以明”(将无用寄托于有用之中,即明也)。
  庄子曰:“物固有所然,物固有所可;无物不然,无物不可......凡物无成与毁,复通为一(即事物没有形成与灭亡的界限,而是相通合一的混沌)。惟达者知通为一,为是不用而寓诸庸。庸也者,用也;用也者,通也;通也者,得也;适得而几矣。因是已,已而不知其然,谓之道。”
  故而,蝶周相梦用最初的本然去探究,即莫若以明:摈弃世俗运用智力的方式去分别是非、彼此的认识活动,应从事物本来就没有绝对界限、彼此之分的所谓“常”去加以认识(参考百度百科)。正如庄子所言:复通为一,将蝶与周看做为相通合一的混沌。
  庄子还认为:顺应事物相通而浑一的本来状态(引自参考文献),可是你还是不了解它的究竟,这就是道。即认识蝶周相梦必须要复通为一,但是你这样做了还是不知道蝶周相梦的答案,那么这个答案在经过复通为一的研究之后究竟是什么却还是不知,这就是道了(因是已,已而不知其然,谓之道)。这似乎看起来很荒谬, 蝶周相梦的答案竟然是不知其所以然?
  四、蝶周相梦之谓道
  根据前述,蝶周相梦成为了体悟道的一种方式。庄子将其置于《齐物论》之中并未给出具体答案,但我们认识到了蝶周相梦“与道相通”后,便可以触及道之肌肤。
  在道家那里,道不可感知与言说。老子曰:“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廖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强为之名曰大。”“视之不见名曰夷;听之不闻名曰希;搏之不得名曰微。”故而又言:“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道是道家学派的核心思想,庄子是老子思想的继承者,在他那里道同样也是不可感知与言说的。其中“天道无为”更是庄子的核心思想,庄子的思想中心是围绕着天道无为而展开:一是无所依凭的自由自在,二是反对人为而顺其自然。”(引自参考文献)
  对蝶周相梦的思考使我们发现和感悟到“覆载万物者,洋洋乎大哉”之道,但其不可感知与言说,使得蝶周相梦也蒙上了同样不可感知与言说的色彩。然庄子认为:“周与胡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泯除事物差别、彼我同化的一种精神境界,引自百度百科)。”那又凭何说蝶周相梦不可感知与言说?笔者的认识是:复通为一是对物化的呼唤,物化是复通为一的表现之一。
  庄子为何要物化、复通为一?因为这就是《齐物论》。庄子认为“世界万物包括人的品性和感情,看起来是千差万别,归根结底却又是齐一的,这就是齐物;庄子还认为人们的各种看法和观点,看起来也是千差万别的,但是世间万物既然是齐一的,那么言论归根结底也应当是齐一的,没有什么所谓的是非和不同,这就是齐论。”齐物和齐论合在一起便是齐物论的主旨”(引自参考文献)。庄子曰:“是以圣人和之以是非而体乎天钧,是之谓两行。”(古时圣人把是与非混同起来,悠然自得地生活在自然而又均衡的境界里,这样物与我才各得其所、顺其自然地自行发展)。
  由此,蝶周相梦便向人们深刻地揭示出:天下万物栩栩相对、天下万物相通物化、天下万物毕同毕异的至理。
  五、结语
  蝶周相梦的谜底似乎并不“重要”,而是在这个思辨过程中,我们收获了由此带来的精神快乐才是最有意义的。
  本文所引用及文意解释的参考文献为:《老子·庄子》,青海人民出版社2007。笔者在同时学习庄子的《齐物论》、《逍遥游》等思想后,有感并书写一首小诗作结:  
  
  逍遥歌
  曲笛绵绵姑苏行,江南拈花思古情。
  西子小桥画船望,吴王社稷为侬倾。
  青丝尘缘乱,离人空门唤。
  春来红豆生,留与风雪看。
  罗含梦醒,神鸟通灵。
  庄周迷蝶,莫若以明。
  情志安得两全法,窥破朝野五心杂。
  长安少年不识才,诗酒泼墨几人合。
  我笑李白狂,李白笑我志未扬。
  我笑东坡直,东坡笑我厌僚职。
我笑唐寅癫,唐寅笑我无本钱。
我笑子安苦,子安笑我缺城府。
逍遥浮华空长叹,无疾无忧身谋安。
囊萤映雪,去留肝胆,行时且作逍遥钱。

  注:本诗用平水韵,韵部有通押。
  1、姑苏:苏州,吴王夫差曾生于此、兵败于此,葬于此;《姑苏行》又系南派竹笛(曲笛)十大名曲之一,其格调婉转缠绵、仙飘空灵;
  2、青丝:黑发,可指西子或夫差;
  3、空门:佛门等意;
  4、春来红豆生:化用王维《相思》: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
  5、罗含梦醒:罗含少时作梦,一只华丽的小鸟飞入其口中被吞下,梦醒后文思大进、才藻日新,即罗含梦鸟的故事;
  6、莫若以明:摈弃世俗运用智力的方式去分别是非、彼此的认识活动,应从事物本来就没有绝对界限、彼此之分的所谓“常”去加以认识;
  7、情志:情感与志向;
  8、五心:内心;或忠心、爱心、关心、孝心、信心等五心;
  9、我笑四句:两短韵换韵,平仄相间;
  10、东坡直:苏轼为人刚直、率直,但也为其带来不少麻烦;僚职,官职;
  11、唐寅癫:其《桃花庵歌》: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12、本钱:用于生存、办事的钱财;本领;
  13、子安苦;王勃,字子安。因戏作《檄英王鸡》一文,被唐高宗认为挑拨离间王室,遂震怒,将其逐出沛王府,由此连累父亲,王勃曾对自己给父亲造成的灾难后果长期深感自责,他的经历是年轻人经常会遇到的不懂人情世故的悲惨遭遇,值得同情;
  14、囊萤映雪:车胤用口袋装萤火虫来照书本,孙康利用雪的反光勤奋苦学;
  15、去留肝胆:借用谭嗣同《狱中题壁》:去留肝胆两昆仑;

  16、结尾:勤奋苦学,为国家奉献,作为去逍遥时的“路费”。 


    (作者王磊,字振朝,号长安少年。任中国百家文化网文艺创作委员会副会长等文艺荣誉(非职业),多次取得诗词赛事金奖、一等奖,先后被授予当代文化传播使者、新时代中华传统文化践行者、中华风雅杰出文艺家、弘扬诗词文化年度诗人、中国文化艺术名家(待发)等荣誉称号。)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陆聪慧作品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