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理论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艺理论 >> 文学理论 >> 浏览文章

网络现实题材小说中的人物形象与时代精神
作者:桫椤 来源:文艺报 浏览次数:1581次 更新时间:2022-06-14

作为内容生态得到优化的重要标志,现实题材创作蔚然成风,这不仅为网络文学注入了新的发展动能,也为推动网络文学精品创作拓展了新的路径。提高网络文学的整体水平,除了在语言表达、故事逻辑和叙事方法上需要讲求基本的文学规范外,更要走内涵发展之路。这其中的关键是要主动对接时代,通过对题材的选择和主题的萃取,将作品的时代背景、故事情节、人物命运、价值追求与现实的国家前途、民族命运、人民愿望结合起来,增强与时代生活和时代情感的契合度,以弘扬时代精神、传递时代价值。用白描式的手法书写改革开放以来的历史进程和时代大势,描绘人民群众为创造美好生活而拼搏奋斗的时代画卷,这些固然是时代精神在作品中的具象化呈现,但更离不开人物形象的塑造。

时代精神“是一个时代的人们在文明创建活动中体现出来的精神风貌和优良品格”,被看作是“一种超脱个人的共同的集体意识”。但具体到大众文学作品中,时代精神不是抽象的,而是具体的,形象化、细节化了的,它们蕴含在作品中主要人物的言行性格、理想追求、道德情感等方面,一般来说由主角及其周围“三观”一致或相似的人物所承载。传统现实主义“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的创作原则,就是要通过人物的典型性来解决个别的和特殊的人物形象中显现出的一般性问题,其中时代精神是人物精神世界里的重要图景。

时代精神内涵与人物的精神追求

网络文学中那些真正被读者肯定,“既叫好又叫座”的精品佳作,共同特点是都创造了一个或几个生动感人、性格鲜明的人物形象,而这些形象负载着时代情感,体现着时代生活中改革创新、奋发进取、诚信友善等积极向上的精神气象。给读者讲一个好看的故事,这个故事要“好看”到能让读者自愿付费,这是网络文学赢取阅读市场的核心技巧,但这个“好故事”要紧贴人物来讲,作品的内涵与人物的精神广度、深度是不可分离的。

晨飒的《重卡雄风》自去年以来备受社会关注,被称作“硬核工业流”的代表作之一。小说讲述了西汽厂这个国有军工老厂摆脱发展困境,成长为跨国重型卡车制造集团的故事。题材本身的特色使小说在当下时代语境中迸射出了天然的价值光泽,国企改革与振兴、中国制造、科技强国和工业报国始终为社会所瞩目,企业的复兴之路正是这些重大时代命题的艺术化再现。作者虽然把改革精神作为推进故事情节和实现企业逆势崛起的根本动力,但首先将其内化为了人物的精神追求,用个体温度暖化了时代精神。小说塑造了老少两代汽车人的群像,林焕海、姜建平、郭志寅等算是老一代西汽人,他们思想不僵化不保守,为了振兴军工老厂不辞辛苦,敢打敢拼;他们培养了林超涵、王兴发、徐星梅等接班人队伍,对他们大胆锻炼和充分信任,最终使企业立于不败之地。以林氏父子为例,林焕海被任命为厂长,为了向全厂表示决心,毅然让自己刚大学毕业、本可以留在部委下属单位工作的儿子林超涵回厂实习,将全家人与企业的命运捆绑在一起。进厂后,林超涵先是参加了极寒条件下的漠河试车,又瞒着父亲偷偷跟随车队参加高原赛车;当他在楚玛尔河畔目睹了陈培俊为救人牺牲的过程后,面对滔滔河水立下了“为中国的重卡事业奋斗终身”的雄心壮志。在振兴企业的过程中,他多次向父亲提出合理化建议,表现了青年一代应有的锐气、见识和责任感。小说对父一辈、子一辈将国企振兴和强国梦想变为现实的文学呈现,表达的正是新老工业人报效祖国、为国争光的理想和情怀。

小说中的林超然作为主角,不仅挑起了故事主线,还承载和传递着作品所主张的价值立场、道德追求。在小说所褒扬的理想情怀和敢干肯干、不服输的职业品质之外,他还被赋予了耀眼的道德光环,例如面对盗猎分子时的嫉恶如仇,对待与女友季容的感情忠贞不二,以及扶危济困地帮助徐星梅等人,体现出的都是根植于中国人内心深处的传统道德情操。这一形象不仅让读者产生代入感,更潜移默化地影响着读者的精神,这也是网络小说从传统通俗文学继承而来的重要手法。

个体与时代在人物形象中交汇

网络文学现实题材作品中的人物形象多从生活现场选取原型,具有为广大读者熟悉的生活角色和职业身份,例如《朝阳警事》中的警察,《大医凌然》中的医生,《糖婚》中的都市男女等,这些形象非常容易实现与大众的“共情”,进而产生社会影响。正是这些生动的“小人物”形象,诠释着个人成功与时代进步之间的必然关系。

何常在的新作《三万里河东入海》以几位年轻人的创业经历,反映新时代上海发展的勃勃生机和无限活力。尽管以青年科技工作者关河的经历为主线展开叙述,但雕凿的是充满青春朝气和奋斗精神的青年群体形象。围绕关东生物公司的成立和运行以及关河的药物研发进程,串起了一批性格鲜明的人物形象,他们所构成的关系网络既支撑起了故事,自身的主体特性也在故事中得到了建构,从而实现了人与事的统一。从主题上论,作者不仅赋予这些人物千差万别的秉性,如关河迟钝木讷中的重情重义、海月明泼辣作风里的温柔体贴、万有略带阴险中的深思与谋断、靳里的爱慕虚荣、邓入和卫辛的不辨是非等,而且写出了人物伴随创业而表现出的成长性。以关河为例,他在美国铩羽而归,由于虚荣心作祟,从机场返回时担心出租车司机笑话自己住在平房区,因此先打车到高档小区然后再坐地铁回到寒酸简陋的家中,方东与他分手就是因为他的“刻意伪装和不接地气的好高骛远”。但是随着事业的前进,关河逐渐改变了自己,他专注于实验室的技术研发,成了“既懂技术又能掌控全局的核心人物”,对自我价值的实现有了新的认知。像关河这样,小说叙事打在每一个人物身上的光束都折射出醒目的亮点。尽管他们在竞争中不乏勾心斗角乃至阴暗手段,但最终都选择了合作共赢和不离不弃,这也是小说重要的主题价值。

在故事中,人物的生活和创业经历与由上海发展所彰显的时代精神密切相关,这种联系被融入了人物性格形象的形成过程中。关河的父亲关山没有抓住拆迁机遇一夜暴富,而是将中心地段的旧宅出售给靳里的父母,这使得二人的家庭状况呈现出相反的走向,连带着影响到了各自的道德和性格。尽管以负面形象出现的靳里父母最终因为坐吃山空、穷奢极欲而负债累累,但他们确是凭借对社会巨变的敏锐嗅觉才得以完成最初的资本积累。在关东生物的运营过程中,无论是科技研发还是资本运营以及公司办公地址的变迁,都是在上海改革开放的时代大潮中顺势而为。作者也多次在小说中直接描写上海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繁荣景象,结尾更预示着无限广阔的未来前景。但这些元素都被纳入了人物面对时代变化时的观察、感受和反应,正是受到时代精神的鼓舞,小说中的每一个角色都心怀对美好生活的愿景,这成为青年创业的根本动力,也恰是时代为他们所提供的先决条件。

文以载道是文艺的基本功能之一,与其他应用文体不同的是,文艺对时代精神和主流价值的传导不是说教式的、宣谕式的,而是形象化的、审美化的。人物形象的塑造是文学反映现实,阐释生活价值,彰显作家精神立场的主要方式之一,在网络文学创作中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值得注意的是,尽管网络文学已经诞生了一批具有时代精神特质的人物形象,但其性格的复杂性和丰富性依然不够,不少作品还存在“将人物的个性消融到原则里”的问题,出现了概念化、标签化、机械化等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