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关注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热点关注 >> 浏览文章

文学艺术民族性与世界性辩证关系的重要启示
作者:范垂功 来源:文艺报 浏览次数:4157次 更新时间:2020-11-19

文学艺术的民族性与世界性之间有着辩证的关系。

人类的认识秩序,从个别到一般,从一般到个别,如此往复,展开了特殊性与普遍性的辩证关系,实现了人类认识的不断发展。“人们总是首先认识了许多不同的事物的特殊的本质,然后才有可能更进一步地进行概括工作,认识诸种事物的共同的本质。”(《毛泽东选集》)这就是从个别到一般。从这里我们能看到,特殊性存在于普遍性之中,普遍性对特殊性具有概括意义。特殊性中又存在普遍性,这种存在,不是似是而非的存在,也不是可有可无的存在,而是“个别一定与一般相联系而存在”。(《列宁全集》第38卷)没有无普遍性的特殊性,没有无世界性的民族性。如同别林斯基所说:“只有那种既是民族性的同时又是一般人类的文学,才是真正民族性的;只有那种既是一般人类的同时又是民族性的文学,才是真正人类的。”(《别林斯基选集》第3卷)由此可见,只有具有世界性的民族性才能叫民族性。

“当着人们已经认识了这种共同的本质以后,就以这种共同的认识为指导,继续地向着尚未研究过的或者尚未深入地研究过的各种具体的事物进行研究,找出其特殊的本质,这样才可以补充、丰富和发展这种共同的本质的认识,而使这种共同的本质的认识不致变成枯槁的和僵死的东西。”(《毛泽东选集》)这就是从一般到个别,从这里我们看到,普遍性对特殊性具有指导意义,特殊性可以发展普遍性。列宁写道:“绝妙的公式:‘不只是抽象的普遍,而且是自身体现着特殊、个体、个别东西的丰富性的这种普遍’(特别的和个别的东西的全部丰富性!)”(《列宁全集》第38卷)列宁为什么对体现丰富的特殊性的普遍性赞不绝口呢?因为人们认识了事物的共同本质以后,就以这种共同的认识为指导,继续研究尚未研究的诸种事物,找出其特殊的本质,就可以丰富和发展对事物共同本质的认识,使认识避免僵化,永葆青春活力。关于这一点,黑格尔论及艺术领域时强调:“在古希腊雕刻里,在个性化与生活化方面所显出的创造力愈精妙,它也就愈有一种具有实体性的典型做基础。”(《美学》第3卷)由于典型是特殊性与普遍性的对立统一,黑格尔认为,在古希腊雕刻里愈有创造力的精巧的个性化,就愈有普遍性意义。

特殊性中存在普遍性,并发展普遍性;普遍性对特殊性有概括意义、指导意义。而文学艺术的民族性与世界性的辩证关系就是特殊性与普遍性的辩证关系。因此,文学艺术的民族性存在文学艺术的世界性,发展文学艺术的世界性;文学艺术的世界性对文学艺术的民族性具有概括意义、指导意义。这便是文学艺术民族性与世界性的辩证关系。

了解了文学艺术的民族性与世界性的辩证关系,继而要明确下列几个重要问题。

不要丢失民族性特征

列宁强调:“形式是具有内容的形式,是活生生的实在的内容的形式,是和内容不可分离地联系着的形式。”(《列宁全集》第38卷)。形式是内容的形式,内容都有自己的形式,形式和内容不可分割地联系在一起。中华民族正在现代化建设征途上艰苦奋斗,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因此,表现这一意识到的历史内容的文艺作品,应以鲜明的民族化特点出现于世。

西方现代文学艺术虽然具有重大革新意义,但也存在一些突出缺陷,恰恰在这些方面,中华民族传统文学艺术有着众多优长。西方有不少散文化叙事作品虽然再现了日常生活,但使人感到烦琐、暧昧和漫无目的,“它太像生活本身,因此,它更多的是描绘而不是提炼生活的意义”。而中华民族关于形神关系的传统美学思想是解决这方面问题的钥匙。关于形神关系问题,汉淮南王刘安主编的《淮南子》多次提及这一美学问题,对后世美学产生了重大影响。《淮南子》赞美有形的广漠宇宙的丰富多彩、生机勃发、诗情画意,同时又强调了神主宰形:“以神为主者,形从而利;以形为制者,神从而害。”这对散文化叙事作品来说,用一个形象的词语概括,就是“形散神凝”。这里有丰富的蕴涵:形就是作品描写的生活现象,神就是作品的思想意蕴;形要丰富多彩,神要集中概括。如范仲淹的《岳阳楼记》、欧阳修的《醉翁亭记》、苏轼的《石钟山记》,气象多彩,题旨贯通。西方的一些现代主义,尤其是后现代主义文学艺术家,大量运用意象化叙事方式,用来揭示意蕴,但有些作品显得很牵强、庸常、笨拙。而我国文学艺术有精彩的意象化叙事传统。我国意象化写作传统强调类比要贴切、灵巧、生动。这样的范例层出不穷,如《战国策·齐策三》韩子卢追东郭逡的故事,《战国策·燕策二》鹬蚌相争的故事,《说苑·正谏》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故事,都是类比得令人拍案叫绝的文学精品。

从世界各国来看,那些创造性引进西方现代叙事方式的作品都进行了民族化改造。从川端康成的《水晶幻想》、崛辰雄的《神圣家族》等作品来看,日本作家引进西方现代叙事方式,是在本国文学艺术传统抒情格调和美文趣味的基础上改造了西方现代叙事方式。印度一直存在着讲故事人、吟唱诗人的叙事传统,达拉巽格尔的《诊断所》、拉盖石的《关闭的黑房》等运用西方现代叙事方式的作品不同于西方的淡化情节、淡化人物的作法,作品情节生动,人物鲜活。拉美是个多民族聚集的地方,现实本身具有魔幻色彩,马尔克斯的《家长的没落》、卡彭铁尔的《竖琴和影子》等运用西方现代叙事方式的作品,用魔幻色彩创造了神奇的真实。我们的作家运用西方现代叙事方式,也应该不要“原装引进”、“大迁移式横移”,而要进行民族化改造。

要使我们的文学艺术充分体现民族的形式,必须充分发展民族的形式。因为民族形式是个历史流程,它始终处于发展的潮流中。

要敢于问津文学艺术的世界性

有些人认为文学艺术的世界性高不可攀,因而不敢问津。其实,文学艺术世界性的源泉,就在现实生活中,现实生活本身有时也参与了文学艺术世界性的构建。

文学艺术世界性是在一定历史时期中,对各民族各地区各流派的主要代表作品的独特本质的集中概括。马克思、恩格斯指出:“资产阶级,由于开拓了世界市场,使一切国家的生产和消费都成为世界性的了。”“过去那种地方的和民族的自给自足和闭关自守状态,被各民族的各方面的互相往来和各方面的互相依赖所代替了。物质的生产是如此,精神的生产也是如此。……于是由许多种民族的和地方的文学形成了一种世界的文学。”(《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可见,文学艺术的世界性,是由各民族各地区各流派的文学艺术的特殊本质概括而来的。

文学艺术世界性本身存在着巨大差异。在世界观中,存在着人生态势方面的乐观进取与烦恼绝望的鲜明差异;在历史观中,存在着人性化与非人性化的鲜明差异;在价值观中,存在着生存价值构建与生存价值消解的明显差异。站在历史唯物主义的立足点上,从体现历史流向、民族进步、人民幸福的视角来看,在严酷的人生辩证法中,当然要追求乐观进取、闪光人性、生存价值。文学艺术表现人生辩证法中这些社会积极因素,揭示了历史的流向、社会的未来、人类的希望,因此,更具有世界性意义。

但是,对烦恼加深、生存价值消解等问题,要用历史唯物主义视野,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西方工业时代虽然走上了管理理性化、组织结构科学化,但导致了人与人的关系、人与社会的关系、人与自然的关系不断发生危机。由于全球化迅猛发展,利益更大化的疯狂追求,虽然一些社会矛盾缓解了,但另一些社会矛盾却激化了,贫富差异加大,民族冲突加剧,教育不平等问题加重。但在悲观情绪占据主导地位的语境下,仍有一些作家,如写作《初学者再见》的美国女作家安妮·泰勒,写作《奥丽芙·基特里奇》的美国女作家伊丽莎白·斯特鲁特等等,热情展现人们以乐观进取精神超越烦恼和绝望的人生。在西方生存价值消解占据主导地位的语境下,仍有一些作家,如写作《乡村姑娘》的爱尔兰女作家艾德娜·奥布莱恩,写作《橡果姐妹》的日本女作家吉本芭娜娜等等,仍热心展现人的自我价值和社会价值的构建。在西方非人化写作占主导地位的语境下,仍有一些作家,如写作《点燃一支小蜡烛》的爱尔兰作家梅芙·宾奇,写作《贵子永远》的日本女作家朝吹真理子等等,仍然热心表现人生辩证法中的闪光人性。这些生动表现人生辩证法中闪光素质的作品,为作家赢得了荣誉,为文学艺术的世界性增添了光彩,为我们表现文学艺术世界性增添了勇气。

这些本身有着鲜明差异的世界性就存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有时我们也参与了书写。因此,要勇于问津文学艺术的世界性。

要自觉地将文学艺术的民族性与世界性相结合

由于特殊性中存在普遍性,民族性中存在世界性,因此,要自觉地将文学艺术的民族性与世界性相结合。

列宁强调:“一般只能在个别中存在”。(《列宁全集》第38卷)毛泽东强调:“普遍性即存在于特殊性之中”。(《毛泽东选集》)因此,我们要自觉地将民族性与世界性结合起来。他还强调:“当着我们研究一定事物的时候,就应当去发现这两方面及其相互联结,发现一事物内部的特殊性和普遍性的两方面及其互相联结,发现一事物和它以外的许多事物的互相联结。”(《毛泽东选集》)河北梆子现代戏《李保国》中,将李保国心地慈爱的独特个性与李保国的人生箴言“把李保国变成农民,把农民变成李保国”相联接,以此箴言作为全剧题旨,统帅全剧。电视剧《黄大年》中,黄大年教授作风严谨的个性与“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宏图大志相联结。他们的鲜明个性丰富并深化了他们的宏图大志,他们的宏图大志又提高升华了他们的个性化。

民族性中蕴涵世界性,世界性以民族性的形式出现:要自觉地将民族性与世界性联结起来,这样才能产生思想精深、艺术精湛的文学艺术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