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原创作品 >> 散文 >> 浏览文章

走近峨眉山舍身岩
作者:四川省 张素珍 来源:中国百家文化网 浏览次数:2727次 更新时间:2017-12-25

舍身岩是峨眉山山势极险峻,地质极复杂的地带。在金顶俯瞰舍身岩,那悬崖峭壁犹如万丈深渊般岩谷,不禁使你倒抽一口冷气,急忙退后三尺,但并不满足,镇镇神,再鸟瞰,可瞬间雾霭升腾,飘散弥漫,不能看到舍生岩的真面目,人们对舍生岩的心态,像在动物园观看斑谰美丽的猛虎,不近观太遗憾,走近呢,又怕舍身。舍身岩就这样引人神往,又叫人望而生畏。

我不敢去舍身岩探险觅奇,也不能象地质学家那样去考究其ABC,更没有永庆僧人那样高超武功,向舍身岩飞下又飞回。什么时候能把神神秘秘的,金顶单面逆转岩——舍身岩看个究竟呢?我决定走近它。怎么才能走近呢?

听说高桥那边,舍身岩下的一座海拔千余米高的思秋坪,是观看舍身岩的最近而又最佳的位置。

我和华约好去思秋坪走一回,可我们一致认为必须请一位当地老药农当向导。

秋高气爽,晴空万里,我和华一早到了高桥镇汪坎村二道河畔老药农卢月洪家。卢月洪曾是当年平息西藏叛乱中的有功之臣,连级军官,老共产党员。据说回地方后,主动放弃了几次到单位工作的机会,在家务农至今。

一米七几的个头,魁梧强健,国字脸泛红光,满头乌丝,立似山,坐如塔,行如风,气宇轩昂,话语铿锵,要是不留意他没了两颗门牙,怎么也想不到他已是年近花甲的老人,倒若似峨眉山上一棵不老松。

在卢月洪带领下,我们急行军般朝思秋坪挺进。不多会,我仰头远眺舍身岩,忽然,一幅异乎寻常的美丽图景吸引住我的视线:天上碧空万里,舍身岩上的松柏杉林清晰可见,唯金顶上空一片白云缓缓向下移动。瞬间,它离开了兰天,悠悠地贴在舍身岩上那片苍绿的冷杉上,宛若万绿从中绽开一朵素色大牡丹,又如一位素装天使飘游到了峨眉山。我突然情不自禁地惊呼:“你们看,多美的自然画”!卢向导说,有时苍翠山林上还飘浮几朵彩云,更美!

我们爬到思秋坪山下坡上小溪边,一条小青蛇窜过来,我惊骇得急跑,向导说:“别怕,它还怕我们呢,你看它不是梭进草丛里去了吗;我们舍身岩采药,杉林沟涧的蛇可多啦,有时会见到一堆一堆的,连脚也插不下去。”我惊愕地说:“那怎么办?是我呀,会吓得拔腿就跑”!“悬崖上能跑吗,只将它拂一拂就踩过去了”。“拂它,不缠住你的腿”!“不会,何况我们打绑腿,又穿带钉的麻窝子或桶靴。有的人没经验,穿皮鞋到舍身岩,就出了问题。有几个青年人去舍身岩探险,没找我们老药农带路就出大事了……一位十六、七岁的本地小青年,独自去舍身岩採药,一去就没再回来,他父母声嘶力竭,寻喊了几天几夜,叫破喉咙,只听到山谷回音,不见儿归”。他说着眼眶溢出了泪花,我和华亦潜然泪下,心情沉痛了好久好久。

两小时后,他说:“杉林坡到了”。杉林坡并不是杉林,而是有五公里长的,既有杉林又有茂密灌木丛的陡坡。本无路,就靠老向导经验,朝着思秋坪方向,还用柴刀砍边双手往两边手掰,有时,双手抓住荆棘丛生的灌木丛,一步一步象登云梯般往上攀,硬是闯出一条路来;我和华拼命跟,钻进这人迹罕至遮天蔽日的林荫之中。凭着它的惯性,迅即复位封住了“路”。不见了向导的身影。每当此时,我就象孩子般的焦急地叫“向导——等一等——等一等……”他就赶快嘘——嘘——地吹带在身上的口笛,并停止前进,等到我们追上他时,他说:“假若我一个人走,最多两个小时就到了思秋坪,和你们走,至少慢一半。平时快上快下惯了,慢不起来,这已是极慢速度了”。而我却在拼命赶,有生以来首次行如此艰险的路,首次艰难的长途急行军大汗淋漓,心咚咚跳,腿明显地感到麻木,仍咬紧牙以行动学老向导,又想想“二万五”,心里不停地向自己说:不到“秋坪”非好汉。

在人迹罕至的洪荒中,披荆斩棘地攀缘,虽苦又累,可蝉叫、雀语、蝶舞、虫唧、啄木鸟蹦蹦“敲木鱼”、蛙“弹琴”……这悦耳的交响乐,让你听得如痴似醉。蓦地,两米远的丛林中“唰”地冲出一对五彩斑斓的雉,给你一个莫大的惊喜,每股神经都兴奋了,每个细胞都欣悦着,哪还有什么苦、累、劳顿……未置身其间者,怎能体会到那种无以言表的快乐!

攀登两个多小时后,向导转身向我们正式宣布似的说:“好了,快上大路了”。所谓“大路”实际仅有十来公分宽的沙石羊肠山道,只是没被丛林封住,加以思秋坪已隐约可见,顿时心情轻松了许多。

静谧的行进间,向导突然指着路旁折断的树枝说:“你们看,这就是熊吃树果扳断的”。我的心猛地绷紧“哇,熊来了怎么办?!听说熊要吃人,凶残得很,躲也躲不及”。不料,卢向导淡然一笑说:“别怕,这峨眉山的熊不咬人,也没听说过伤家禽家兽,只吃树果、山药蛋、玉米棒等,见了人就跑得远远的。人和它和睦相处。熊一般麻麻亮出来寻食,吃饱了,就在岩洞里睡大觉”。我悬掉的心才轰地落下,便轻松愉快地说:“唷,原来,峨眉山上的熊也慈善文明哩”。话音刚落,蓦然传来“唔,唔”猴声。我说:“向导,快把包里的米花塘,面包拿点出来准备好给猴吃,不然会咬我们或抢走包”。向导怡然一笑说“你放心,思秋坪这边的猴,从不向人要东西,只吃果子”。“你们看”,他指指说,“那棵树上有毛梨,另棵树上有粟子,那边坡上有山葡萄,这边丛林中有核桃……够它们享用的啦”。“洪椿坪、洗象池等的猴群不象这边猴群那样文明啊”!我疑惑地说。”听说那里的猴原也只吃树果之类,后来游人渐渐多起来,宠爱它们,常以物逗喂,逐渐惯坏了;再就是那边的猴多,繁殖快,果品不够吃也是个原因吧”。卢向导说。语间,一阵山风吹来,带着浓郁而又不难闻的药味,我嗅了嗅说:“嗯,药味,这是什么药味”?!向导说:“不能说哪一种药味,峨眉山的药材多得很,珍稀的都上千种。启眼一看都是药用植物。你看,那是杜仲,这是何首乌藤,那是厚朴,这是蛇倒退,那是半夏,这是山楂……”滔滔不绝,如数家珍,充溢着峨眉山人的豪情,使我也大开眼界。

远眺峨眉山舍身岩,宛若一块矗立的巨大屏障;近视,才知它是由四道大断层组成叠形。各层之间都有的一条沟壑相隔。思秋坪即是它的最低层岩。思秋坪,基实不是一块平平展展的坪,而是北高南低的缓冲带,形如横斜展开的绿色大绒毯,面积约两公顷。以“绿绒”作底色,小片小片的玉米、蔬菜、药材,六座房舍缀于“毯”内,如诗如画。更引人注目的是山坳、路旁自由牧放的牛群,它们不需要主人跟踪,鼻上也未穿绳,只是脖颈上系有铃,一旦有离群走失的,主人便循铃声对觅。早晨三三、五五放出,午后三、四点钟已吃饱饮足,便沿着狭窄的凹凸不平的山路一步一踏鱼贯走回“绿毯”内较平坦地带,奔跑追逐嬉乐,宛若大草原上的马阵驰聘。一头头膘肥体壮,油光水滑,它们身上披的似乎不是毛皮,而一匹匹柔美的棕红色缧绮,在“绿毯”上飘来飘去,是峨眉山舍身岩低层上一道美丽的风景。思秋坪的黄牛,也不是常年如此潇洒,农忙季节除套犁自耕外,就牵下山出租套犁耕田地,即支援了坝区抢栽抢种,又增加了思秋坪人的收入,如坝枢要购买,一头牛一般标价三、四千元。可见改革开放以来,思秋坪村民,也广开财源,在奔小康路上迈大步。

思秋坪南边与舍身岩第二层北边被一条十余米宽,乱石嶙峋,山泉穿泄的裂谷“木打天”阻隔。深谷两边岩壁对峙,令人瞰而生畏。二道岩层上——思秋坪的正对面,有一大片茂密苍翠的冷杉林,状如一艘倒扣的巨轮。“巨轮”的正中有一条约两米宽的石糟,人们叫这个地方为“半截糟”,“巨轮”下端有一挂约十来米宽的瀑布跌入“木打天”,溅起如烟似云的水雾,在阳光下五彩斑澜,熠熠生辉,煞是壮观美丽!

据老向导介绍:穿过这片冷杉林有一小山岗,因岗上有成堆的蛇,故称“蛇岗”;二层与三层岩间深谷阻隔,深谷两面悬岩对峙,上下需用绳吊下攀上。沿岩边往右行可到雷洞坪背后的老鹰岩,左行可至千佛顶、万佛顶,但一般人走不出路而会迷于岩中。三层上偶有小片杉林,更多的是高大的杜鹃树,夏末季节,艳艳花朵灿若红霞,此外还有许多杂树丛林。夜晚,站在睹光台与四层之间的一条深谷,有十余米宽,杂草丛生,苔藓密布,臭水停滞,浸泡着动物尸骨和失足坠岩、轻身跳岩者的人体尸骨等,成为杂会沟壑,令人怵目惊心。沟壑之上,就是刀劈斧砍的舍身岩主岩,循着主岩往上眺望,可见金顶上熙熙攘攘的游人晃动和说话声音。

尽管思秋坪距舍身岩较近,较远距离看得清楚些,但舍身岩的地质结构极为复杂,可以说千沟万壑、绝壁悬崖、怪石嵯峨、纵横交错,抗、洼、凼、槽、褶皱……横断岩层相对高差有的达到七、八百米,一不留神,就有“舍身”之险。从舍身岩顶的金刚嘴到山底即使不走冤枉路,也有二十公里。有的一条沟谷和两面对峙山岩,就得走上一小时,甚至几个小时。若摔下岩谷,自拔不能,求救不得。因岩高,谷深,层层叠叠,褶褶皱皱,叫破嗓子也无人听见和来搭救。我说:“你从金顶下来吗”?“下来过。也从思秋坪上过金顶”。“什么时候带我们从这思秋坪爬上金顶吧”!“我十二、三岁就在舍身岩爬下采药,也有些胆怯,你们不会走那路——唯一的一条23寸宽有脚迹的路,踩右脚处,不能踏左脚,即使一步之差,会十天,八天,乃至永远走不出来,从而遭到舍身之祸。不然,咋给它取了个让人一听毛骨悚然的名字:舍身岩呢”?我想,如在金顶一思秋坪之间架起一条索道,就会更真切地看清舍身的真面目了。

思秋之行,不仅使我较为清楚地看到了舍身岩的真面目,峨眉山的形象在脑中也更完整更清晰了,同时也了解到人迹罕至的思秋坪和那里村民们富足宁静的生活状况。

思秋坪之行,还使我受到了有生以来从不有过的意志与体魄的坚实锻炼。

思秋坪之行——不虚此行。


峨眉山伏虎寺的传说

现今从从报国寺上伏虎寺不仅有一条平坦光洁的柏油公路,还保留与修建了一条沿溪上行曲径通幽的步行林荫小道,边中几座廊桥尤为别致供游人小憩。溪流淙淙蝉鸣鸟啭,苍松翠柏,竹林森森,步入林中小经,如进大氧吧,十分惬意。然而,古时据传在明朝期间,这瑜珈河一带,全被森林复盖,没有寺庙,没有烧香拜佛游人,常有猛虎出没伤人,当地百姓深受其害。

峨眉山上,深洞里住着三位仙女,叫金霄、霄、碧霄。她们在洞里修炼多年,练就了一身过硬本领,尤其是金霄本领最高强。

一天,三弟妹出洞,想下山游玩。同时也想看看有没有为民除害显身手的机会。来到纯阳殿,一位僧人告诉她们:“三位仙姑,山下深山老林中,有猛虎,常出林伤人。百姓十分恐惧,游人不敢进山,你们也别往下走了”。三霄娣妹说:“不怕,我们有办法对付它”!僧人说:“那虎十分厉害,你们三人也斗不过它,还是回洞去过平安生活吧”。听了僧人邓阻,银霄、碧霄就不愿再下山,可是金霄说:“我修炼十年,还没在实际中检验过,下山如遇虎,就与它拼个死活,就与它拼个死活,如没遇上算我运气好,可以在山下玩个痛快。二妹,三妹修炼时间还不长,不愿下山就回洞去吧”。“不不不,姐,你独自下山,万一……”银霄诚恳地说,碧霄急忙说:“大姐,太危险了,我们还是回山洞吧”。可金霄信心十足,执意要下山。银霄碧霄只好与她告别回山洞去了。

金霄下山之前,她冷静下来想:我十年修炼已成,但还没有见过世面,还是征求一下哥哥赵公明的意见。谁知赵公明也反对她下山打虎。一时间金宵很纠结:两个妹妹和哥哥都不支持我去打虎,到底去不去呢。经过多次反复思考,最后仍然决定下山打虎为民除害,民想:我已修炼了这么多本领已不错怕啥,赵公民见她打虎心切,决心已下定,也就同意了她的意愿。

金宵带了一条口袋,二张大手帕,提了个竹篮便下山,哥哥赵公明虽同意了金宵大山打虎,但总觉不踏实。于是他决定既要看金宵妹的实际本事,对作好充分准备万不得已时,一定挺身而出帮助妹妹降虎。等到金宵下山后,他便和持九铜鞭跟随追下去。

金宵走到高洞口遇见一位老大爷,大爷说:“姑娘不能再往下行,下面有猛虎伤人”。金宵说:我已修炼多年,不怕猛虎,我要打死猛虎,为民除害,大爷说:“猛虎很凶,可得小心啊”!

她壮着胆子继续往下走,边走边思考着对付猛虎的方法。她穿过密林,突然发现一只斑斓大虎伏在桥上,正好与她面对面。那虎见人来了,正想饱餐一顿,呲牙咧嘴发出“哼—哼—呼—呼”声。你要一口将她吃掉,金宵非常勇敢,立即迎虎而上,将布袋往猛虎头上一罩,猛虎往前钻,就被装进了开挖,但那猛虎力气很大在口袋里左蹦右跳,以利牙咬破口袋,猛地跳了出来,金宵就将手中帕子向虎扔去,帕变成了一口大钟,就要扣在猛虎头上,狡猾的猛虎纵身一跳,跳上对面小山头,大钟没扣住猛虎,却落在桥下河滩上,将河滩隐下一个大坑。

那猛虎趁机从小山上向金宵扑下来,金宵灵机一动,将手中竹篮往上一抛,竹篮子变成一个大铁笼子直往猛头上盖去,狡猾猛虎往树林里一钻,又没罩住。

金宵一连三招都没有降住猛虎,猛虎更为凶猛地向她扑来,金宵虽已用尽法术,但毫未退却,亦手空拳与猛虎搏斗起来,金宵勇放地骑在猛背上,双手死死抓住虎的颈毛。猛虎大吼一声,竭尽全力,纵身一跳一甩,就把金宵甩下来,正张牙裂嘴要向金宵扑去,金宵吓得魂飞魄散——心想,这下完啦!

赵公明把这一切看得一清二楚,危急关头,他手持九节钢鞭,大吼一声,镇住了猛虎向钢鞭吹了一口气,向猛虎仍去,那钢鞭变成了一根长长的铁链子死死套住猛虎喉使它痛苦难忍,用力挣扎,想挣脱吃人或逃掉。哪知它越挣越紧一会儿就已动颤不得,使得金宵化险为夷。

这时赵公明从怀里掏出一个铁圈套住老虎,老虎乘乘被摛。

原来这条猛虎是雷音寺外仙洞里的一只黑猫,它在洞里修练,因被雷声惊动,就从洞里跑出来变为虎兴风作浪。